?
德国经济现衰退隐忧 收支平衡财政政策惹争议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19-09-06     浏览次数: 次    

  克鲁格曼认为,欧洲多国的经济实际已经陷入衰退,而欧洲央行的手段十分有限。现在是“欧洲各国政府尤其是德国政府通过举债和增加支出来刺激经济”的时候了。

  这个夏天,德国经济不断显现衰退的隐忧。德国6月出口额和进口额同比分别下降8%和4.4%;第二季度德国国内生产总值也环比下降。德国经济专家表示,受贸易争端和英国“脱欧”等因素影响,德国经济景气状况短期内将难见起色,甚至已处在停滞和衰退的边缘。跟经济数据不佳同时出现的,还有围绕德国财政政策的争议,收支平衡的财政政策是否要坚持到底?

  8月19日,德意志银行发布了刚刚过去的7月德国经济景气报告。其中指出,德国第二季度的国内生产总值环比降低了0.1%,虽然同比仍旧小幅增长0.4%,但是经济减速的趋势明显。导致德国经济收缩的因素很多,报告首先指出,国外的需求下降加剧了德国工业下行。其中,英国脱欧的期限原本是今年3月,这导致上一个冬季对英贸易大量出货,以至于今年上半年出口走弱。而建筑业受季节影响和汽车销售下降也是经济整体下行的原因。

  报告预测,德国的经济景气可能在今年夏天继续保持失速状态,国内生产总值预计将“进一步小幅下降”,其中的主要原因在于“工业景气持续下行”。按照目前的数据来看,“工业产出将在下一季度明显降低”。这是否意味着德国经济将进入技术性衰退?经济连续两个季度以上下降即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为负数就符合经济衰退的定义。这么看来,德国的经济总体情况还谈不上真正的衰退,因为按照联邦政府的预测,2019年的德国经济增长率仍将达到0.5%。尤其是德国的内需没有受到下行的影响,民众的购买欲和收入仍旧表现积极。

  然而,德国经济界和政界已经开始未雨绸缪。德国经济研究所(IW)所长米夏埃尔?许特(Michael Hüther)在8月上旬接受媒体采访时,向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呼吁放弃俗称“黑零”的以收支平衡为目标的财政政策。“零举债的政策不够灵活,不能应对我们在基础建设、地方的硬件设施、气候保护等方面的投资需求。”按照许特的估计,在基础设施、创新和气候保护方面的投资至少需要“数千亿欧元”。

  2014年,时任德国财政部长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uble)完成了德国当代经济史上的一个奇迹:在“经济奇迹”的1969年之后,德国财政再现收支平衡,俗称“黑零”。这在从2008年欧美爆发由次贷危机引起的种种金融、债务和经济危机的背景下,显得尤为突出,既被全世界所歆羡,又受到诸多经济人士的诟病。那么,德国为什么如此强调量入为主、收支平衡的财政政策,仿佛“黑零”(Schwarze Null)这个应景用于专业词汇的术语几乎已经具有了某种魔力?

  德国对于收支平衡的财政政策的执着并不是什么“迷信”,而是来源于现代历史的创伤记忆。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战争债务等原因,导致德国在1923年爆发了恶性通货膨胀,很多家庭的财富一夜化为乌有。帮助德国解决战争赔款的“道威斯计划”(1924)和“杨格计划”(1929~1930)禁止德国举债或货币贬值。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基本法》继承了魏玛宪法关于禁止举债的条款——只有用于有经济回报的投资例外。1969年通过基本法改革,国家举债虽然成为可能,但是原则上债务额不得多于“长期和普遍促进增长的投资额”。

  在2008年欧美多国爆发债务危机之后,德国开始着手应对自己的债务问题。2009年,通过联邦制改革(第二阶段)修改基本法第109条和第115条,规定了对于联邦和联邦州的债务限制,即景气决定的债务必须偿还、结构决定的债务必须设限,而且由于结构原因举债的权力仅限于联邦。一肖中特,这就是俗称的德国“债务刹车”,从2011年财政年开始启动。与作为政府政治目标的“黑零”政策不同的是,“债务刹车”在德国具有宪法约束力。我们发现,德国对于自己的收支平衡财政政策异常坚持,并且在欧债危机中要求南欧的危机国家也遵守这一政策。

  在整个有关经济可能面临衰退与“黑零”政策的讨论中,现任德国财政部长肖尔茨无疑是那个位于风暴眼中心的人。他在2018年3月22日第一次以联邦政府财政部长身份发表声明的时候,就已经表明自己将继续联盟党出身的前任财政部长朔伊布勒的“黑零”路线。联盟党对于这一政策无疑强烈支持,但是社民党的反应十分复杂。显然,肖尔茨志在扭转公众有关“社民党只会派钱、联盟党才会管钱”的成见,因此更为小心地维护德国历史上罕见的经济增长局面。从肖尔茨执掌财政部以来,德国的负债率已经降到国内生产总值的61%,按估计今年就将降到马斯特里赫特协议要求的60%上限以内。如果一切顺利,本届“大联合”政府将在2021年执政期结束时把负债率降为53%。

  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诺贝尔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8月19日在《纽约时报》撰文称:“全世界有一个德国问题”!克鲁格曼从世界贸易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角度看世界经济问题,称“欧洲实际上对我们(美国)不差,他们的市场对美国产品的开放程度与我们对他们的开放程度相当”,然而,“问题是欧洲人,尤其是德国人,对他们自己太差,他们对于公共债务有一种毁灭性的偏执”。

  欧洲因为人口老龄化等原因导致私人需求不振,欧洲央行采取低利率政策企图提振经济,以至于德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居然为负。克鲁格曼认为,欧洲多国的经济实际已经陷入衰退,而欧洲央行的手段十分有限。现在是“欧洲各国政府尤其是德国政府通过举债和增加支出来刺激经济”的时候了。实际上,“基金市场已经在求他们这么做,实际上宁愿倒贴收益率也想借钱给德国”,但问题是德国就是不愿意借钱花。

  同样的观点,在德国国内也有回应,尤其是左翼政治阵营的经济学家一直呼吁政府扩大举债以促进经济,不少出面竞选社民党主席的社会人士呼吁放弃“黑零”路线。社民党联邦议院党团副主席、党主席候选人卡尔?劳特巴赫(Karl Lauterbach)在8月上旬接受德国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说,“我们需要国家(在经济一旦衰退的情况下)举债,尤其是在值得投资的领域”,“我们应该在教育领域或者能源转向领域建立特别预算”。

  8月14日,德国工业协会(BDI)也开始呼吁联邦政府“尽快放弃”严苛的财政政策。该协会总经理约阿希姆?朗格(Joachim Lang)认为,德国有条件做到这一点,因为“德国经济在过去的十年表现强劲,就业率很高,公共财政健康”,“‘黑零’政策在景气不振的情况下必须重新审视。即使它在(经济发展)顺利的时候非常重要,德国现在也必须制定新的财政政策”。

  朗格表示,德国政府应当尽快行动起来,促进投资和创新,尤其是将现有的财政盈余更多地用于投资,“大联合政府在再分配上花了太多精力,而在确保未来发展的工作上又花了太少”。

  眼下,“大联合”政府的财政专家们仍旧坚持“黑零”政策。社民党财政问题发言人约翰内斯?卡斯(Johannes Kahrs)的观点是,既然联合执政的两党约定在执政期内不举新债,也就没有必要在财政局面稳健的局面下这么做,因为“如果现在动用了这个工具,那么国家在经济发展遇到困难的时候就没有办法了”。联盟党联邦议院党团财政问题发言人艾卡特?雷贝克(Eckhardt Rehberg)观点更为明确:“联盟党的财政专家坚持‘黑零’政策”,“将稳健的财政与气候保护看做对立面”是“无法接受的”。

  虽然不是政府成员,但是自民党主席克里斯蒂安?林德纳(Chirstian Lindner)也坚决捍卫“黑零”政策,因为放弃意味着“冒欧元危机重回欧洲的危险”。林德纳的话非常能够代表德国的普遍观点:“‘黑零’在德国具有强烈的象征意义,在国外也是稳定和政治守纪的标志,这既是当下的状况,也造福于未来。”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hbgj99.com All Rights Reserved.
香港挂牌| 香港挂牌| 白小姐传迷| 牛魔王四肖| 高手解藏宝图| 创世纪高手论坛| 好彩堂| 现场开奖结果| 一肖中特| 财神报|